Bahá'í Library Online
. . . .
.
>>   BIC Documents
Abstract:
Prepared by the Office of Public Information.

谁在写我们的未来 (Who's Writing the Future?):
二十世纪的省思 (Reflections on the Twentieth Century)

by Bahá'í International Community

original written in English.

谁在写我们的未来?

二十世纪的省思

巴西众议院于一九九二年五月廿八日举行一项为巴哈欧 拉── 这位影响力已逐渐为国际社会与知识界熟悉的人物─ ─逝世一百周年而举行的特别纪念会议。他所呼吁的团结清楚 地打动巴西众议员们的心弦。会议进行当中,众议院代表各党 派的发言人对经典的著作人发表赞辞,一位代表形容这是“由 一位独一无二者之笔所写出的宗教巨著”。并且针对我们对地 球未来的“ 超越物质的界限,亦即涵盖了全人类,没有国籍、 种族、限制或信仰之差别”的观念大表赞赏 (1)

这些赞辞令人震撼,因为在巴哈欧拉的出生地──伊朗, 他的著作不断受到统治伊朗的伊斯兰教教士的谴责。这些教士 的前人在十九世纪中期,曾使巴哈欧拉遭受驱逐与监禁,还残 杀数以千计认同巴哈欧拉改变人类生活与社会理念的人们。即 使正值巴西这项会议进行当中,居住在伊朗的三十万巴哈伊信 徒,正因为拒绝背叛这个在世界各地得到高度赞扬的信仰,而 遭受迫害、掠夺,并有许多人被监禁和处死。

类似的敌对构成了过去一个世纪中各种极权政体的特 有态度。

而引起如此分歧反应之思想,它的本质为何呢?

巴哈欧拉的信息主要说明了现实世界的本质是一个精神 世界,以及治理这个现实世界运作的法律。它不仅视个人为一 个精神个体,一个“理性的灵魂”,同时强调这整个文明本身 便是一种精神成长过程,在这一过程中人类的思想心智逐步创 造着愈益复杂而有效的方法来表达其固有的道德与理解能力。 巴哈欧拉主张反对物质主义支配的教条,他对历史的发展 提出相反的解释。人类,作为意识演进的前锋,就如同其个体 成员的成长过程,经历了婴儿期、幼儿期和青春期的阶段,来 到了我们期待已久的人类大同的时代之门槛前。战争、剥削和 偏见,这些代表历史发展过程中还不成熟阶段的标记,不应成 为我们绝望的原因,而应是促使我们承担社会成熟责任的激发 素。

巴哈欧拉曾致函当时的政治与宗教领袖们,他说:一股无 法计量,超出当时人们理解力的新能力,正由地球上人们的身 上苏醒,这能力很快地会改变这星球的物质生活。他说,重要 的是把这物质的进步作为道德与社会发展的工具。如果民族主 义和派别之间的冲突阻碍了这项道德与社会的发展。那幺物质 进步不单会制造利益;更会制造无法想象的邪恶。部分巴哈欧 拉的警告已经在我们时代中掀起汹涌的回响;他曾经警示道:

「奇异而惊人的事物存在于地球上,这些事物能够改变整个地 球环境,这些事物的玷污则可致人于死地。」(2)

巴哈欧拉说全人类,无论民族、宗教或道德领域,所面对 的主要精神方面的议题是建立一个能反映人类一家的全球社 会的基础 。地球上居民团结一体并非是遥不可及的乌托邦理 想;也非一种可以作出的选择。它是无可避免的社会演进过程 阶段,这是过去及现在的经验促使我们进入的阶段。除非这项 议题被正视,否则折磨着我们星球的病痛就无法解决,因为我 们所面对的挑战是全球性的,而非局限于个案或区域。

在巴哈欧拉的著作中 ,许多关于人类未来的章节都使用 了大量「光」的意象来比喻团结所带来的转变力量:「团结之 光是如此的强大;它足以照亮整个世界。」(3) 这宣言将这个时 代置于一个与二十世纪末之前的时代截然不同的历史地位 , 它促使我们在当今这苦难不断、分崩离析的时代中,寻觅出 那股正在解放并进化人类意识到新境界的运作力量;它也呼 吁我们重新审视过去百年间所发生的种种事件,以及这些发 展对曾经遭遇过这些事件的各个民族,种族与团体所带来的 影响。

如果就如巴哈欧拉所说:「人类的福祉、和平与安全只有 建立在牢固的团结和谐上才能实现。」(4) 那幺就不难理解为什 幺巴哈伊会将二十世纪──一个灾祸苦难充斥的时代── 视 为是「光的世纪」 。(5) 因为在这一百年间我们见证了地球居民 两方面的转变:1)人们开始计划彼此共同的未来;以及,2)他 们看待彼此的方式的转变。这两项转变之标记即是步向团结的 过程。现存体制无法解决的动乱,迫使世界上各强国的领袖们 开始成立全球性组织 ;这在二十世纪初是根本不可能的一件 事。而数个世纪以来,各国家民族之间原本因互异的习俗和行 为而很可能会持续冲突对立下去,但随着以上事情的发生,人 心正在快速的转变中。

在本世纪中期,上述这两项发展产生了突破性进展,这些 进展的历史重要性只有我们未来的一代才能体会。经历二次世 界大战的余波后,有远见的世界领袖们发现可以藉着联合国组 织来进行他们创立世界秩序牢固基础的目的。长久以来为革新 的思想家所梦想的国际会议和相关机构的新体制,已被赋予决 定性的能力,而这些权力在早夭的国际联盟被悲哀地否定的。 随着世纪的演进,此体制维护世界和平的基本权力一直确实地 执行着,甚至可以有力的证明它能达到成果。伴随而来的将是 全球民主体制稳定地扩展与成长。 即使具体的成效仍不尽理 想,这也绝不会削减已在人类事务机构中发生,大势所趋的历 史洪流之方向。

兴建世界秩序的起因是如此,保障世界人民的权利之过程 亦相同。战时因人类劣根性而受害的牺牲者所遭受的可怕苦难 经彼露后,世人无不感到震惊──以及一种只能用「羞惭」来 形容的感受。世人在面对这创伤的同时,一股新的道德使命感 油然而生,并正式藉由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与相关机构的设立, 将这股情操落实发扬。这发展对十九世纪时的统治者来说,是 做梦也想不到的,而当时巴哈欧拉便已针对此主题亲自致函他 们。目前这一握有人民所赋予的权力,日益成长的非官方组织 正确保世界人权宣言能有如正式国家的法令一般地建立,并且 依据确实执行。

我们在经济生活方面也出现了同步的发展。二十世纪前叶 期间,因经济大恐慌带来的混乱,许多政府立法制订社会福利 和财务管制,储备基金以及贸易法规来预防萧条再度袭击。二 次世界大战后,处理全球性事务的机构成立了:国际货币基金 会、世界银行、关贸协订和一系列致力于将地球物质资源合理 化及进步的开发机构。不论是出于什么动机,或是当代的工具 是多幺粗糙,届世纪末之时,绝大部份人都会认识到:地球上 的财富是可依据一种全新的需求观念 ,而从根本上重新组织 的。

这些发展的效果因大众教育普及化加速成长而益发增强。 大众教育普及化加速成长的原因除了中央及地方政府乐意拨 款补助,以及社会有能力动员并训练大量的专业师资外,另外 有两项二十世纪在国际层面的进展影响特别重大。第一就是一 系列由世界银行、政府机构、大型基金会和联合国分部大量资 助,针对教育方面需求的发展计划;第二就是信息科技的开发, 地球上所有居民因此皆能够成为人类学问的受益者。

一种来自世人内心的意识转变带动并加强了这场全球性 规模的结构重组。人类突然被迫面对根深蒂固的观念所滋生的 争执所要付出的代价。而很多曾经被认为可接受的处理做法及 态度,如今为全世界谴责的眼光怒目相向。最后的结果便是在 人们对待彼此的方式中激发革命性的变化。

举例而言,纵观中外历史经验似乎证明──宗教教义也证 实了──女性本质上是低于男性的。但一夕之间,在一连串历 史性计划的运作下,这项长久以来深植人心的观念迅速在各地 冷却。虽然不知道这观念转换的过程会历时多久、会有多痛苦, 但是它完全验证了巴哈欧拉提倡男女平等的主张,而任何反对 这主张的理智与道德观点已渐渐瓦解。

然而另一个在过去千年历史中的成见却在近代的许多国 家中膨胀而成为各种种族主义。这种成见就是对种族优越的歌 颂。以一种在历史角度来看是惊人的速度,二十世纪见证了人 类的团结自己建立成了国际秩序的指导原则。对于今日在世界 许多地方造成灾祸的种族冲突,人们不再将之视为不同人种关 系的自然特色,而是蓄意越轨,需要受到有效国际制裁的行 为。

在人类历史长久的儿童期中,贫穷一向被认为是社会秩序 中永远必要的层面──这也是宗教团体所承认的。这种造成世 界各知名经济体系中各种优先权的思想,然现今却受到全球性 的推翻。如今,至少在理论上来说,各地政府已渐渐被视为是 确保社会上所有成员福祉的信托人。

另一项意义特别重大的变化── 因其与人类根本的意愿 的紧密关系──便是渐渐松弛的宗教偏见。正如吸引强烈注意 的“宗教议会”所预见的,当十九世纪快要结束,各信仰之间 的对话及合作增强了世俗主义侵噬曾经坚不可破的教职威权 的效果。面对过去百年来宗教观念的转变,如今那些拥戴基本 教义派者所爆发的反对浪潮,也只不过是其面对必然的教派掌 权地位的瓦解所做的困兽之斗。正如巴哈欧拉所言:「毫无疑 问的,世界上所有的人们,不论其种族或宗教,都是从一个神 圣泉源获得启示,大家都是同一上帝的子民。」(6)

在这关键的数十年中,人类心智对于宇宙的了解亦有了彻 底变革的体验。本世纪前叶,人类发现了与光的本质和运作有 紧密关系的相对论和量子工学。这两项新理论为物理学带来了 革命,并且改变了整个科学发展的方向。传统物理学只能有限 度地解释现象,这一点是显而易见的。通往研究宇宙微小构成 分子以及巨大宇宙星系的崭新门扉突然开启,这改变不单单只 影响物理学,它还震撼了好几世纪以来主宰科学思维方式的世 界观基本信念。人类不再认为宇宙像自动运转的时钟一般是无 意识的,也不再认定观察者与被观察者、心灵与物质之间有任 何既定的分隔。因此在这些新认知下,现今的理论科学才能挑 战以往影响深远的研究理论,并提出宇宙的本质与运作事实上 是有目的、有知性的。

在经历这些观念革命后,人类便进入了物理学各领域─物 理、化学、生物及新兴的生态学──互相交流的时代,这使得 人类生活品质的提升出现了突破性的增加。这些益处明显地在 重要的领域,如农业及医学等彰显。另外开发利用新能源的成 功亦带给了人类明显的益处。同时,于本世纪初,原料学的新 领域开始提供大量的特殊资源──塑料、光纤及碳纤维。这些 材料都是在世纪初不曾为人知晓的。

在科学与科技方面,两者的进展乃相辅相成。所有物质中, 最卑微、最无价值的细小沙粒,神奇地蜕变为硅膜和光学玻璃; 这使世界通讯网络得以实现。再加上更精密人造卫星系统的使 用,使得各地的人们能够毫无分别地获得全人类的智能结晶。 在紧接下来的数十年,电话、电视以及计算机科技将统一整合 成一个通信及信息系统,并会以低廉的价格普及大众。可以预 见,一种依赖电子方式传输的,单一的货币将代替现存混乱的 各国货币制度。而这一转变给那些认为拥有自己的货币则代表 民族尊严的人带来莫大的心理及社会冲击。

的确,二十世纪革命的统一作用在科学与科技的变化上特 别显而易见。最明显的意义是,如今人类已被赋予所需要的工 具,那些用来实现由逐步成熟的意识,所引起的远大目标所需 的工具。更进一步来看的话,不论其国家、种族及文化背景, 只要是地球上的子民,皆有可能获得这项赋予。巴哈欧拉当时 便预见:「在这个时代中,有一股新的生命在世人中鼓动;然 而却无人发现其原因或察觉其动机。」(7)在距离这些话语被写 下已有一百多年之遥的今天,深思熟虑的人们开始看出这些话 语中所暗示的变化。

虽然我们了解并欣赏这即将结束的世纪所带来的转变与 进展,但并不代表我们可以否认那些伴随在成就背后的黑暗, 即使这些会使成就顿然失色。例如,对几百万无助人类的蓄意 灭绝;发明及使用破坏力足以消灭全人类的新武器;箝制整个 国家民族精神及理智生活的意识形态;还有将地球环境严重破 坏到甚至需要几百年才能恢复。另外,教育各世代的儿童相信 暴力、色情及自私自利,说这些是个人自由的表征,这更是无 法计量的伤害。这些还只是人类历史上较明显的一些罪孽,而 这些史上无可比拟的罪行所遗留下来的教训,将会成为我们这 时代留给后代净化心灵的教育。

然而黑暗并不是一种以任何形式存在的现象,它是不具自 主性的,它不能熄灭或削弱光明,但标示出光源不及或不足之 处。因此二十世纪的文明,一定会被历史学者评断为一个更成 熟冷静的世纪。在这些关健的几年间。虽然人类脱缰的残暴兽 性行为不时地威胁人类社会的存活,但是事实上,这并未阻止 人类意识中所拥有的创造性潜力逐渐展露。相对的,当世纪渐 渐演进,越来越多的人觉醒到这种 效忠毫无意义,而才几年 前使他们戒慎恐惧的事物,又是如何地不足为惧。

巴哈欧拉强调「这日子是无以伦比的,因其如同过往年代 和世纪的双眼,又如同照亮所有黑暗时代的光源。」(8) 以此观 之,问题并不在乎于黑暗如何减缓和晦暗这即将结束的特殊百 年所达成的进步,而是人类还要经历多少苦难和破坏,才能全 心领受这个使人类融为一家的精神本质,从而鼓起勇气,以过 去惨痛的教训为鉴,规划人类共同的未来。

根据巴哈欧拉的著作所产生出来的未来文明道路的理念 向当今强加于世人的、 自称是标准和不可变的理念提出了挑 战。在“光明之世纪”期间所获得的突破性进展已打开了一扇 新世界的大门。如果社会和知识的进步确实是要反映人类生活 中固有的道德智能的话,大量决定当代决策方式的理论就存在 着致命的缺陷。如果人的意识在本质上是精神的──正如绝大 部分人早已有所直觉的,那幺人类发展的需求就不能以教条的 现实论的诠释来理解和实践。

当代文明中,直接受到巴哈欧拉对未来的理念挑战的最显 著的方面,莫过弥漫于全球各大部分地区的个人主义风气。由 这种文化势力所滋生的政治思想,学术菁英主义和消费至上的 经济概念,以及所谓“快乐的追寻”已发展成侵略性和毫无节 制的个人权利感。其道德层面的后遗症无论对个人或社会都深 具腐蚀性,其破坏性更显现于疾病,毒品泛滥,以及世纪末所 呈现的种种怪现象上。人类要从根本上和全面性的谬误中解救 出来,就不得不对二十世纪根深蒂固的假设提出质疑。

这些未经深入探究的假设有哪些呢?其中最突出的莫过 于深信人类的团结一致是遥不可及的梦想,或几近无法达成的 理想,或是只有等到一连串重大的政治冲突获得解决,物质需 求获得满足,正义获得伸张之后才有可能。巴哈欧拉的主张恰 恰相反,那折磨社会,引发弊病,使社会瘫痪的根本原因就在 于人类的不团结。人类有明显合作的潜能,而今日世界发展的 成果就是人类在不同时期各个社会之间团结行动的结果。固执 地认为冲突是人性基本特征而非学来的习惯和态度的合成物 是对新世纪影响最大的谬误。这个谬误已可悲地阻碍了人类的 过去。巴哈欧拉忠告被选出来的领袖们:「把世界当着人体来 看,在其造生之时是完好无缺的,但因诸各种因素使之产生了 严重的失调和弊病。」(9)

与团结之议题有密切关系的是第二个道德的挑战,这自上 一世纪以来一直不断增加其急迫性。巴哈欧拉坚持说在上帝的 眼里,正义是「一切事物中最受喜爱者。」(10) 它可使个人透过 他或她自己的眼睛看到真实,而非透过他人之眼;并赋集体决 策予权威,唯此可确保思想和行为的一致。令人可喜的是国际 秩序的系统已从二十世纪之惨痛的经验中浮现,它的持续将影 响人们对其所蕴含的道德原则接纳。如果人类确是一个不能分 割的整体,那幺由它的统治机构所运作的权威基本上代表的是 一个托管关系。每一位来到世界的人是这整体的信托,也正是 人类的这个特征组成了社会、经济和文化权利的真正基础,亦 即是联合国宪章及其有关文件所明白表达的。正义和团结其效 果是互惠的。巴哈欧拉写道:「正义的目的是人类间团结的出 现。神圣智能之海洋在这崇高之话语中涌现,而世间之书籍是 无法包含其内涵要义。」(11)

当社会对这些及相关的道德原则向自身作出承诺时,── 不论迟疑或恐惧与否──,它能提供个人之最有意义的任务就 是服务。人类生活中一个自相矛盾的事,就是自我的发展通常 透过做更大事业,而在其过程中,往往会忘记了自我──即使 是暂时性的。在有效参与决定社会秩序的机会对各阶层人士开 放了的这样一个时代,为他人服务的理想就有了全新的意义。 推崇获得和自我肯定为人生的目的,主要是在推动人性的动物 面;个人自救的简单信息亦不能再满足这一代人们的渴求,他 们已深切知道,真正的成就是今世,也是来世的事情。巴哈欧 拉忠告道:「要热切地关心你们所居住的这个时代的需要,集 中你们的心思于其紧急性和需求。」(12)

这类的观点对人类事务的处理有深远的含意。例如,不论 其过去的贡献为何,一个国家坚持以强权势力来决定人类命运 的时间愈长,世界和平的达成就会拖延得愈久,世界人民所遭 受的痛苦就会愈大。在人类的经济生活中,不论全球化所带来 的福祉有多大,很明显的,这过程也同时产生了空前的独裁力 量的集中,此力量必须受国际民主的控制,如果不想制造出无 数人们的贫穷和绝望。同样地,在信息和交通科技方面历史性 的突破 ──代表了促进社会发展和深化人们对人类大同的感 觉,亦能以同等的力量,改变和强化为这个特别进程十分重要 的推动力。

巴哈欧拉所说的是上帝和人类新的关系 ──是和人类开 始展现成熟度与和谐性的关系。创造和维持宇宙秩序最终的真 相是人类心智所永远无法趋及的。人类对此一真相至今所达到 的有意识以及在一定程度上所建立的关系。乃是各大宗教创始 者的影响的结果,诸如摩西、琐罗亚斯德、佛陀、耶稣、穆罕 默德,以及更早些 连其名字至今已大部份被遗忘者。经由响 应上述圣者的冲击,人类不断在精神、心智和道德上成长,也 造就了人类品格的提升。这漫长若干千年不断累积的历程已走 到了人类演化进程上决定性的转折点,过去从未浮现过的可能 性突然出现了,巴哈欧拉证实:「这是上帝绝佳恩典倾注予人 类的日子,也是最大恩惠注入所有万物的日子。」(13)

以巴哈欧拉的眼光来看,部落、种族和国家的历史进程已 走到了尽头。代之而起的是全体人类历史的开端,也是人类集 体意识历史的开始。在这文明的转折点上,他的经文对有关文 明进程的本质和其间的优先级作了重新的定义,其目的不外乎 在召唤我们回归到精神的认知和责任之上。

巴哈欧拉著作丝毫没有鼓励那种以为变革会一蹴而就的 幻想。事实远非如此,从二十世纪所发生的诸多事件可资为鉴, 人类数千年来根深蒂固的习惯和态度的模式并非是自然而然 或响应教育和立法程序就可以改变的。无论在个人或是社会, 巨大的改变往往必需透过严酷的苦难和难以忍受的困顿考验 才可能发生,否则无路可循。巴哈欧拉警告:唯有重大的考验, 才有可能融合地球上广泛不同的族群成为一家。

精神和物质主义对现实的本质的观念是互不兼容的,而且 背道而驰。在新世纪来临之际,这两种方向的后者将不幸的人 类带到了超越了理性的范围,更遑论要能维护人类的福祉。随 着日子的过去,有越来越多的大众对此一事实觉醒。

尽管普遍流行的观点还与之相悖,但人类不是一块可以让 那些人类事务的当权者们肆意涂抹的白板。灵性的泉源随时随 地都会涌出。它不会无限期被当代社会的瓦砾所压制。现在已 无需拥有先知先觉的眼光才能领悟到新的世纪开端的数年会 释出何等的力量和愿力,并远远超越和战胜长久以来累积的恶 习、谬误和堕落。

无论动乱将会有多严重,人类往前迈进的时期会为每一个 个人、机构以及地球上每一个团体以打开前所未有的机缘,来 为地球写下新的历史。巴哈欧拉满怀信心地承诺,「现今世界 的秩序很快就会被卷起 ,而一个崭新的秩序将展开并取而代 之。」(14)


注解:

(1)1992 年 5 月 28 日由巴西众议员 Luise Gushiken 及 Rita Camata 所做的评述
(2)摘自巴哈欧拉于《亚格达斯经》之后启示的《巴哈欧拉书简 集》第 69 页
(3)摘自巴哈欧拉《致狼子书简》第 14 页
(4)摘自巴哈欧拉《巴哈欧拉圣典选集》第 131 章节
(5)摘自阿博都巴哈《世界和平之传扬》(阿博都巴哈于 1912 年 访问美国及加拿大的演讲)第 74,126 页
(6)摘自巴哈欧拉《巴哈欧拉圣典选集》第 111 章节
(7)摘自巴哈欧拉《巴哈欧拉圣典选集》第 96 章节
(8)引自守基・阿芬第《神圣正义之降临》巴哈欧拉话语第 79 页
(9)摘自巴哈欧拉《巴哈欧拉圣典选集》第 120 章节
(10)摘自巴哈欧拉《隐言经》阿拉伯文第 2 章
(11)摘自巴哈欧拉于《亚格达斯经》之后启示的《巴哈欧拉书 简集》第 67 页
(12)摘自巴哈欧拉《巴哈欧拉圣典选集》第 106 章节
(13)摘自巴哈欧拉《巴哈欧拉圣典选集》第 4 章节
(14)摘自巴哈欧拉《巴哈欧拉圣典选集》第 4 章节

《谁在写我们的未来》
Who is Writing the Future?
译自巴哈伊世界中心 1999 年英文版
出版:新纪元国际出版社
地址:澳门南湾街金辉大厦 5 楼 F 座
传真:(00853)838350
2000 年 6 月第一次印刷
ISBN:99937-20-3-8
(版权所有●翻印必究)
Back to:   BIC Documents
Home Site Map Forum Links Copyright About Contact
 
.
. .